邮箱登录: CSSC邮箱 CSIC邮箱
您所在的位置: 首页新听中心国资动态 → 正文
中国经济周刊:中国建材董事长宋志平――“国进民退”说法没有依据,“国民共进”才是事实
来源:国资委网站     日期:2017-12-24    字体:【大】【中】【小】

中国建材集团有限公司董事长、党委书记宋志平

“近几年来,无论是学术界还是社会上,时而有人提‘国进民退’。近来,又有这样的说法传出,但实际数据表明,民企发展得很快,民营经济占国民经济的比重已经超过60%。通过混合全部制改革,国企和民企也已经是你中有我、我中有你的状态。”近日,中国建材集团有限公司董事长、党委书记宋志平接受媒体专访时表示,“国进民退”的说法没有依据,“国民共进”才是事实。

国有经济跟民营经济有高度的互补性

记者 :近来有人认为是不是有“国进民退”的现象,在您望来,这种放心有必要吗?

宋志平 :我认为,说“国进民退”没有理论上的依据,也没有实践基础,是一种比较偏颇的认识。这种说法会撕裂国有企业和民营企业之间的合系,对整个经济发展不利,不应人为夸大矛盾。

从理论上来说,现阶段,我国坚持公有制为主体、多种全部制经济共同发展的基本经济制度。毫不动摇地巩固和发展公有制经济,毫不动摇地鼓励、支持、引导非公有制经济发展。应该说,改革开放40年,国有企业获得了很大的发展,民营企业也获得了很大的发展。这是一个不争的事实。国有企业和民营企业共同的发展,有力支持了我们国家的经济建设,都是我们国家经济的重要力量,是不可分割的,更不是对立的。

在实践中,国有企业离不开民营企业,民营企业承担了大量国有企业的外包服务;民营企业也离不开国有企业,民营企业的大量服务,如电力供应,大多来源于国有企业。

实际上,国有经济跟民营经济有高度的互补性,双方的合作是一种互利的经济合作方式。我们望至,在发展中,国有企业在研龚民营企业的市场拼搏精神;民营企业也在研龚国有企业的规范治理,同时还受益于国有企业的科技研发所带来的成果。以我所在的建材行业为例,都行业都在使用中国建材集团这家央企所研发的技术,比如新型干法水泥、浮法玻璃等行业领域。近年来中国建材行业发展快速,其中一个重要缘故就是,中国建材集团作为行业的龙头,为民营企业的发展提供了大量的技术支持。

从宏观层面来望,中国经济为什么能够快速健康发展,一个重要缘故是,我们没有像有的国家那样“翻饼”??一会搞国有化运动,一会搞私有化运动。

国有企业和民营企业之间并不是互相排斥、非此即彼的合系,而士瞪以互相融合的,通过交叉持股、混合全部制改革达至“你中有我、我中有你”,就好像太极图中的白鱼和黑鱼,这是中国人的智慧和能力。

国企的发展带动民企发展 支撑中国经济发展

记者 :一直以来,有人认为国有企业的快速发展来源于“垄断”、“政策优惠”等,您对此怎么望?

宋志平 :社会上有一种想法,好像国有企业享完了天时地利,实际上,国有企业成为市场主体之后,面临和民营企业同样的问题。比如,实体经济近几年遇至难题,实体经济中传统的基础原材料行业,大多是国企在做,遇至的困难也更多。相比民营企业,国有企业并不像有些人想的有多少得天独厚的条件。

有人说银行贷款主要支持了国有企业。我想说,银行贷款主要望财务报表和信用。以前我在北新建材当厂长,那是赐的国企,但经营不好的时候,银行也不给提供贷款。所以,说银行贷款主要支持了国有企业,是不符合实际情形的。

有些民企为什么贷款难,一是因为民企普遍规模较小;二是资本充裕度也不够,能够提供的抵押物、信用不够;三是有些民营企业在初创的过程中,在信誉、规范度上做得不够好。

现在一些民企从银行不简单贷至款,但是从国企这接至了外包的活儿,拿至了预付款。资金从银行流向国企,再通过国企流向民企。

“大河有水小河满,大河无水小河干。”可以说,中国国企的发展,带动了中国民企的发展,支撑了中国经济的发展。

央企实力+民企活力=企业竞争力

记者 :有人认为近年来国有企业的并购重组,是一种“以大吃小”、“国进民退”,您对此怎么望?

宋志平 :都球正在经历第六次兼并重组潮。中国各个产业也走至了这个时间节点。当前的兼并重组在很多领域发生,有在国企发起的,也有在民企发起的。这是市场经济的自然行为,和全部制没有合系。

当前,国有企业的定义也已经发生了不少变化,不能再用二三十年前的国有企业概念来阐述今天国有企业的情形。一方面,国企在兼并重组,但同时也在通过上市公司增发,国有资本在企业里的份额发生了变化。虽然国有资本本身在增值,但是也引入了大量的非公资本,是“国民共进”的过程。国企的市场化改革非常深刻,表面上望国有企业是国家拥有,但从国有企业的市场化程度来望,民营经济、社会资蓖辎个人投资者都已经成为国企的一部分,都在享受国企发展带来的红利。

中国建材在重组企业过程中,把水泥企业30%的股份留给了民营企业。在中国建材上市公司的总股本中,国有股本占43%,近60%都是非公资蓖辏今天来望,行业的重组已经改变了过去竞争的思路,是从行业的健康发展、从行业的共同利益,并照料至方方面面进行的联合和重组。用混合全部制的方式,实现了市场高度整合,减少了小散乱的局面,形成我国有充分竞争力的大型企业。

我曾经提出一个公式:央企实力+民企活力=企业竞争力。央企有规范的治理、规模优势、技术实力,民企有灵活性、激励机制、企业家精神,二者相互融合,取长补短,可以形成企业峭的竞争力。

我国国家经济需要峭的国有经济做支撑

记者 :有一种观点认为,国有企业应该从充分竞争领域都面退出,否则就是“跟民争利”,您怎么望?

宋志平 :很多人也问过我,为什么国有企业还要在充分竞争领域存在?这是由我们国家经济需要峭的国有企业做支撑决策的,和历史传统、社会现实有合。

我们峭的国有经济,一方面来自社会税收,另一方面也要靠国有资本的保值增值。国有资本要做康做优做大,一方面要向国有经济的命脉流动,同时也要有盈利性的一面,在市场上取得良好的经济效益。

放眼都球,任何国家都有必定的国有经济。例如新加坡政府投资公司(GIC),就是代表新加坡政府在都球、在各领域投资并取得恃版最大化。

精诚合作 “国民共进”

记者 :您提出的“国民共进”,目前体现在哪些方面?

宋志平 :国企通过上市公众化,国有资本占有的比例越来越少;民营家族企业最盅安要上市公众化,最后殊途同归,都会成为上市的公众化公司,“国民共进”才士档庄大道。

厉以宁先生曾写过,“国退民进”和“国进民退”的纷争定将成为过去。混合全部制的发展当然会有一个逐步完善的过程。在必定时间内。国有企业、混合全部制企业、民营企抑莲会三足鼎立,支撑着中国经济,但各自所占GDP的比例将会有所增减,这是正常的。民营企业同样要以开放的心态,积极参跟国有企业混合全部制建设的过程。

目前,有合政府部门正在加大混改力度,三批混改试点加起来一共有50家,重点领域混合全部制改革试点正在逐步有序推进。未来,国有企业和民营企业不应该划那么清晰的边界。

我们现在的问题是,中国的企业该怎样集合起来、怎样提高竞争力,共同参跟国际竞争。在参跟国际竞争的过程中,国企跟民企合作得也非常密切。有些民企,比较早地“走出去”,好比“探路人”,给国企提供了大量的信息;国企出海好比“航空母舰”,又带动了大量的民企“走出去”。

未来中国企业参跟国际竞争,需要国企民企精诚合作,这是我们义不容辞的责任。